千山鸟飞绝

【黄少天中心】黄少天应不应该拥有一台手机

忍不住n周目,意料之中地又炸了一遍。这篇我真的是肥肠喜,篇幅不算很长然而人物性格把握地肥肠好,不愧是我全职里最喜的一篇同人【总裁脸【啥。 啊,少天。你咋这么帅【。

鹤松:

*王杰希,喻文州,黄少天三人组出没,无cp向


*私设多


*少天我爱你


 


首当其冲表示拒绝的是王杰希。


  王杰希每次看到显示广州打来的手机号码就觉得心好累,累的想和叶修一样摆脱手机,做一个安静的山顶洞人,或者和乡亲们一起吃海鲜的陶渊明。


  微草内部有种独特的称呼,把蓝雨战队称作广州那边儿的。这话听起来总像民国时候搞地下情报工作的,比如天津卫那边儿的。杨聪大大吃着煎饼果子说这可不关我的事儿啊。


  但大多数情况下听起来就像王杰希王队长在各个城市养的姨太太,其中数广州那房最是黏人。


  王杰希哪怕在休息时间,手机也只调个震动,但是都会留心着,秉持着不要让对方等太久的原则,很快就会接电话。然而自从认识了广州那二位祖宗,王杰希一向的好习惯就日益崩塌了。


  微草众那也是心中明镜似的主儿,一看到队长一脸混合着犹豫嫌弃于心不忍等复杂的表情,就促狭地冲哥几个眯缝个眼,压低了嗓门儿一字一句念到:“广州那边儿又来折腾啦。”


  其实王杰希在无数个寂寞深夜扪心自问过,自己树立人生信条中,广州电话能不接就不接这一条,其实是针对黄少天,这人一到晚上话还特别多,像个夜不能寐的深夜DJ,好在黄少天也没有什么感情问题需要掰扯,但是也恨不得是谈星星谈月亮谈谈人生哲学对于现实世界的反馈,王杰希揉着太阳穴幽幽地问,黄少天你知道康德和海德格尔吗,黄少天一时语塞,停顿了三秒,忽然拔高了嗓门说王杰希你别给我来文化人那一套,我们都是初中文凭你少来给我演知书达理那一套,唉队长你说是不是队长。


  至于后来王杰希为什么会十分不理智的开起了对于广州整个地区的地图炮,始作俑者还是黄少天。那一阵子王杰希为了预防黄少天每日有毒的心灵鸡汤,看到黄少天打来的电话就自动当作没看见,当时方士谦还老不屑地看他一眼说,你不知道有种功能叫来电屏蔽吗,当时的小王觉得还是过意不去,总怀揣一种对于弱势群体的一份良善来看待黄少天,不忍心下毒手。后来黄少天也毛了,直接拿喻文州的手机打了过去。喻文州很少这样突然地打来电话,一般都会事先发短信确认他当下是否方便接电话,虽然王杰希当时心里也犯嘀咕,想这么老成的一套,喻文州究竟是和谁学的,总觉得魏琛也不是个这样的人啊,喻文州真是无师自通骨骼清奇。


   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说个喂,对面劈头盖脸就是一通不怎么友好地慰问,王杰希有点气结地把手机挪远了几公分,还是很清晰地听到话筒那边黄少天魔音灌耳,有点委屈地嚷嚷着你上次不接我电话说是战队事情忙,文州电话来你二话不说你就接,王杰希你这么小就玩双标你不能好了你。王杰希一时也傻了,想广东卫视平时都放些什么家庭伦理剧,黄少天这一口怨妇腔学的十成。忽然就庆幸北京卫视放的红色抗战故事至少还有利于身心健康成长。


   后来接过电话的是喻文州,先是客气地打了个招呼,婉转的表示因为他总是不接黄少天的电话,所以在黄少天软磨硬泡下只好把手机借给了他,遂了他的心愿,对不住啊杰希。


   听完王杰希内心卧槽,喻文州你干啥叫我杰希。


   你倒是和黄少天一起叫我王大眼儿啊,杰希俩字儿从你这儿冒出来真是瘆得慌。


   吃一堑长一智的王杰希学乖了,日后看到无论是喻文州还是黄少天的电话都一概考虑一会儿要不要接,奈何黄少天心思活络,后来变着法儿用郑轩的,大哥的等等一群无端被卷入纷争的无辜人士的电话打,导致王杰希现下一看到广州打来的电话都得条件反射,效果拔群。


   说实话,他们三人认识的时间早,那会儿子十来岁的小伙子个个都在训练营里闷着,身边的也都是几张熟面孔,特别时黄少天这心思跳脱的,原先也没见过王杰希这一口少年老成,讲话有时候还拿腔拿调的。特别是年纪更小点儿的时候,朝黄少天丢过来那一个眼神,都有点儿超然度外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黄少天那个叫一个好奇啊,看王杰希就和看外面彩旗飘飘似的,想原来隔壁队还养了个小佛爷呢。这个时候他和喻文州的关系已经改善不少,也算是交好了,于是他回头看看在一旁认真做笔记的喻文州勤勤恳恳的模样,不禁有些自豪的想到,还是喻文州看起来老实踏实啊哈哈哈。


   到了后来,喻文州做了队长,在食堂里刷脸堂而皇之霸占白斩鸡和凤爪,没事儿在宿舍拿个木桶泡个脚,手里还拿本很玄学的书,偶尔吃饭时候还会趁其不意拿筷子尖轻轻敲一下黄少天的筷子,然后笑的一脸世界和平的样子提醒他


   “少天,不要扔掉秋葵。”


黄少天觉得自己年轻时候被蒙蔽了,他喻文州是扮猪吃老虎,缺个玳瑁指套就是浑然天成的老佛爷,而王杰希看来迷茫深邃,仙风道骨的眼神,也只是因为他散光而已,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仙女姐姐的。


 


说回手机这件事,黄少天不是什么电子产品发烧友,对于手机这种算得上是消耗品的东西也没有多大的讲究,他看起来是个时代的弄潮儿,但是对于自己的东西用的都算是小心,因此折损率都不高,一台机可以用好几年,黄少天时常拿着自己裸奔的手机在小卢面前晃来晃去,然后循循善诱教导着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俨然一副自己不是少天哥哥而是私塾黄先生的腔调,就差没有向王杰希借个大袍子来穿穿。


事后王杰希也很认真负责地向小卢表明自己家里并没有这种东西,以及微草战队并不是副业算命的。如果自己真的可以算命,就会告诉黄少天他命里不配有个手机。


至于弄潮儿这个词也是王杰希说出来的,当时黄少天在电话那头听见王杰希这么称呼自己的时候,对着电话差点儿笑的背过气去,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嚼着蛋奶星星,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了就一副笑的要死不活的样子吐槽他,说王杰希我还以为我在读中学课本儿呢,你这词儿用的和民国时期刚刚接触西方的老学究一样的哈哈哈哈哈哈,还时代的弄潮儿呢下一句是不是德先生塞先生,艾玛笑死我了我怎么被你这么一夸一点儿也不觉得高兴呢虽然我这名儿起的是比较像民国大少爷。


挂了电话的王杰希觉得自己很冤枉,弄潮儿不是听起来要比潮人之类的称呼听起来有文化一点儿吗,真的有这么土吗。而刚刚开始念中学的小卢同学则沉浸在“原来黄少还知道的先生赛先生我以为黄少知识水平还比我低一点儿”的巨大震惊中难以回神。


弄潮儿黄少天还有一个比较奇怪的习惯,虽然他不爱折腾这个手机款式新潮程度这类烧钱的东西,但是他的手机里面保留的内容相当具有娱乐价值,如果卖给电竞周刊,说不定可以换个一面包车手机。


他用这个手机用了也有几年之久,当时也是颇有远见的买了个内存极大的,本来是打算装些APP之类的,然而APP玩多了也就千篇一律这么回事儿,黄少天同志觉得AI在这个年代毕竟还有限,满足不了黄少爷心中的星辰大海,还是活人最好玩儿,所以他的收件箱里保存着近年来和联盟选手的大量短信,全保留着毕竟还是放不下,于是闲暇时间黄少天就会删除一些没有多大意义的短信以给那些他认为有趣的黑历史保留空间。


黄少天所谓的无意义短信的主要模板大概如下:


From 周泽楷:哦


From 周泽楷:好


From 周泽楷:呵


From 周泽楷:呵呵


From 周泽楷:呵呵呵


From 张佳乐:我操你大爷啊黄少天你还知不知道论资排辈我是你前辈啊,快点叫哥哥


后一个的短信让黄少天觉得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短信,没劲,delete


前一个的短信让黄少天觉得仿佛看到了外星人的短信,还不能把他扭送CIA让美国人研究一下,没劲,delete


而黄少天主要保留的短信来自于王杰希和喻文州,特别是王杰希以前年少无知还觉得自己老厉害时期发的短信,是黄少天旅行居家必备的笑料,打比赛输了很沮丧,翻开来看看,觉得赢了自己的对手以前也那么脑残,心里很平衡,开心许多。每逢佳节倍思亲,思亲回家被相亲,相亲不成被嫌弃,老母还提王杰希时,翻开手机看看,翻阅着王杰希和喻文州几年前发的智商不高的短信的时候,觉得天空都亮了,心想老妈你成天叨逼叨那几个看起来人模狗样的选手以前就是这样的呆萌,你还一口一个社会精英,呸,大家都是单身狗,别五十步笑百步了。


因为前后很多关联性的短信,因为内容没有太大的意义就被黄少天当时删除了,所以过了几年看这些短信,虽然觉得内容很搞笑,但是黄少天也是始终回忆不起来当时两人是在何种语境下说到这样一些话。


比如王杰希在三四年前某一天晚上回复的:“喻文州是妖怪吗?”“叶修是妖怪吗?”


还有喻文州的:“我觉得太大了,吃不消。”“韩文清队长应该蛮经得住打的。”“我没有下药啊,呵呵。”


黄少天很多时候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塞着耳机躺在床上看天上的星星有几颗,和自己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的时候,绞尽脑汁回想当初自己到底是发了什么内容,才收到了他俩这么变态的短信。还有王杰希当年是山海经看多了吗,成天妖怪妖怪是什么毛病。虽然对于王杰希那两个问题,黄少天心里的回答是想说,YES,他们都是老妖怪的。


后来聊天工具越来越多,X信啊,XQ啊层出不穷,黄少天也会用,但大多数时候就用他们来向别的选手邀战PK,甩完一串竞技场XX房间不怕就来哈哈哈哈哈之后,就大手一挥点聊天框的X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关对话框,然后捧着自己的手机去找王杰希或者喻文州谈天说地胡说八道,哪怕喻文州就在他隔壁房间。


突然在某一个蝉鸣的聒噪下午,王杰希在休息的间隙收到了XQ上黄少天来的消息,黄少天很少在网上给他发消息,这次更加是出奇的平静,屏幕对面的人只甩了三个字:王大眼。时间是一个小时之前,估计看到王杰希没有回复,也就没有继续往下说下去,王杰希吃完许斌给的一块大西瓜,擦了擦汗就上手打字儿问他怎么了,然而高冷如王杰希,即便是满腹疑窦,对于顺杆儿就爬的黄少天同志还是心有余悸,于是高冷的王杰希就高冷地在对话框里甩出了个高冷的问号。


对面回复的倒是很快,意外的是字儿也不多,就是一句简单交代了一下:我手机到寿命了然后它坏了,没法子修了。


于是说完这一句,黄少天就如同一个表白少女而不愿意面对对方的回应,头像一灰就下线了。黄少天心里是挺难过的,特别是当天徐景熙还不知道哪里搞来了一个日本的电影,讲的就是一只狗陪伴主人多年,最后到了寿命,就躺在主人的怀抱里与世长辞了,主人在最后一幕有一段独白,说是人和任何东西的缘分那都是一期一会,一生一次的东西。


手机还安静的躺在黄少天的口袋里,他歪歪嘴,有些不甘心地想着早知道把那些短信还有以前的照片,都备份到电脑里就好了。队友们还不知道他手机坏了这件事儿,黄少天说白了也还有份儿狮子座的骄傲在作祟,也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坏了个手机就伤春悲秋要死要活的样子,外面天气一天比一天溽热,好死不死今天俱乐部的电线出了点儿故障,在广州毒辣辣的太阳下,大家也只能一朝回到解放前,拿个大蒲扇坐在台阶上乘凉。


口袋里的手机摸起来还是滚烫的,不过这一次不是因为它长时间待机运作的原因了。


他抬起手擦了擦鼻子下面沁出来的汗,太阳光照的人有点儿微微的眩晕,他脑内的马达忽然开始了一种莫名其妙的自转,忽然就无端回忆起了当年自己见到喻文州是不是也是在夏天,魏琛走的时候是哪一个季节,方士镜离开的时候自己是多大,现在是几月份,夏天到了是不是也快过生日了。


他很久没有过过生日了,但这不影响每年他的生日都很热闹,X博上从早到晚都是庆祝他生日的内容,选手群里夹带着几句嘲讽的生日快乐,连周泽楷都会安安静静的小窗他,然后发几个生日蛋糕的表情。


他在人前都是叽里呱啦很少消停的模样,但他也是个感恩而知人情的通透家伙,每年生日也会提前定好足够分数的蛋糕,从运营部到公关部一个不落,也算是感谢一年来对自己的照顾,话不明说,合作了这么多年,黄少天和俱乐部的成员上下关系都处的相当不错,偶尔还有几个好的可以勾肩搭背的。蓝雨上下大家都很关照他,几个资历老的也算是目睹了他从一个灵气的小男孩儿,逐渐成长成为如今这个可以独当一面又有担当的男人了,有时候还会打趣儿说他人前严肃的工作场合有时也能摆出喻文州那种庄重气质,其实就是一个卢瀚文。所以每年这个老卢瀚文生日的时候,免不了被蛋糕糊几脸,大家玩到最后居然上上下下一块儿蛋糕都不剩,黄少天每年都是抹着一脸奶油回到宿舍,桌子上永远有喻文州事先给他留好的那一块,最大,还有最大块白巧克力装饰的那块。


 


王杰希再接到广州来的电话,是几天之后的事情了,打电话来的是喻文州,一如既往的打了一会儿无关紧要的太极。喻文州一这么说话,王杰希就觉得如芒在背。喻文州虽然一向待人温和,但是讲话也是直切要害直奔主题,很少和他扯什么家长里短,居然这次打电话来关心起了北京的天气。


王杰希如临大敌,严阵以待,仿佛面前是一百个君莫笑打扮的叶修正在吐烟圈。


喻文州同志绕来绕去绕到了正题,虽然只是轻描淡写的擦过了这么一句,王杰希就敏感了领会到了这个才是问题的核心。


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广州人说要来北京避暑。


避你个大头啊来北京避暑。


王杰希正开着他那辆北京特产北京现代在宣武门大街上感受着首堵的气息,虽然王杰希并没有路怒症这一不良习惯,但堵车难免还是有些烦闷,再加上喻文州这一凉薄的声线传达出这么一个令人抑郁的消息,王杰希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然而怕麻烦归怕麻烦,王杰希定妖无数,颇有见地,保持着自己的涵养并没有对着电话那头骂娘,于是一手调大了车内的天气广播,一边还气定神闲的问候,说喻文州你听听这里的天气,你们是来避暑还是还清蒸?


喻文州发动笑而不语攻击,王杰希闪避。


然后就隔着话筒听见因为手机报废而在人间销声匿迹许久的黄少天的声音,大喊着说,河北!承德!避暑山庄!皇家圣地!北戴河!啊!感叹号是王杰希自己心里加的,主要是黄少天一喊一个名词,他心里就咯哒一下。


他无奈的对着应该还在话筒对面的喻文州说到:“他不是知道这是河北的地盘儿吗,我住北京,既不住秦皇岛也不住石家庄,找我没用。”


“北京离河北这么近呀。”喻文州笑眯眯笑眯眯


王杰希心想,得,这回还是统一战线组团坑我来了。


 


黄少天念叨了这么久的北戴河最后还是没有去成,到了北京就成一坨泥,热的懒得动弹,当王杰希和喻文州决定了去簋街吃小龙虾后才在床上一跃而起。三个职业选手去吃小龙虾,就算剥壳儿也剥的飞快,黄少天脖子上挂着新耳机,吃的一嘴儿油光蹭亮,一边儿吃还一边儿叫唤哟哟哟这壳好像卡我牙里了,手里这剥壳速度也慢了下来,于是就跑到摊儿另一边的镜子去瞅瞅卡哪颗牙里了。喻文州依然气定神闲,他吃的不多,也不怎么嗜辣,就看王杰希和黄少天二人吃的开心,于是也乐得看他俩辣的眉头紧皱。


他手速慢悠悠慢悠悠给黄少天剥了几只小龙虾放在碗里,黄少天还在摊对面研究自己那块无从寻觅的壳,碗里已经堆成一个小山包。喻文州不知道动了什么心思,拿了一个新碟子过来,又剥了一个小山包,这次直接把这一叠推到王杰希的面前去。


王杰希觉得这个行为真是又吓人又腻歪,惊的王杰希像看到了一个糖衣炮弹一般,两只眼睛瞪的像铜铃,然后又心情复杂地想喻文州在广州一定就是这样苦心孤诣拉扯一个黄少天一个卢瀚文,真是苦了他了。


喻文州觉得自己接受到了王杰希一种非常同情体谅又感同身受的眼神关怀,觉得这人真是莫名其妙。


 


他们三人吃了小几斤龙虾,王杰希打算一同打道回府,黄少天仿佛自己吃的不是龙虾而是打的几升鸡血,问喻文州借了手机看时间,一看还没到九点,硬是把两人连哄带骗带去了KTV,对于喻文州那是连哄带骗,对于王杰希那叫连拉带扯。


有回微草和蓝雨打比赛,两队是一起进过KTV的,当年始作俑者是卢瀚文,死活要拉着刘小别交流感情,刘小别说我没感情,不交流,不知道是为了缓和气氛还是本身就想寻个乐子最后变成了两队一起去唱歌。那回喻文州就坐在王杰希旁边,两个人像在另一个次元,从今年的联盟聊到了今年的新茶,从MERS聊到了NASA,另一边都要炸开锅。黄少天是个麦霸,又一把好嗓子,大家在KTV闹腾起来了也格外放得开,整个场面搅得火热,到了最后微草众居然还联袂献唱了一首北京欢迎你,不知道这视频传到网上有多少庙药粉要爆炸,我们为你们掐的死去活来,你们在KTV好似活神仙?


黄少天就是个中国小曲库,什么歌都是信手拈来,加上老天给的好嗓子,到了最后连下面的微草众都混在蓝雨里给黄少天鼓掌起哄说再来一个,连平时和黄少天见面就顶不顶不舒服斯基的刘小别同志也露出了迷之赞赏微笑。


后来黄少天在微草的称号除了“广州那位”以外,又多了一个“融化小别冰山的男人”。


 


这回他们三人一起去KTV,自然就变成了黄少天的主场,又欺负王杰希听不懂,一首粤语接着一首粤语的唱,从白玫瑰唱到借火,从眼红馆唱到天梯,然而王杰希知道黄少天那是隔应他,也懒的接茬,和喻文州不知怎么又聊起了今年的华语电影市场,忧国忧民。


黄少天的演唱会最后一首歌是弥顿道,大概也因为时间接近深夜了,三人都不免有些困倦,连黄少天这个自嗨了三个小时的人都有些遭不住了,于是连哼带唱也就开始了。估计是因为连唱了三小时,他的嗓子也有点哑了,耷拉着脑袋,倒莫名其妙唱出了几分深情款款的味道。


 


 


街边太多人与车
繁华闹市人醉夜
害怕下班等很久的车
排队兼带雨遮
一经信和暴雨泻
沿着长龙又不想
贴近些擦过的肩
发现看见那熟悉嘴脸


 


   歌是好听,后来王杰希和喻文州回忆起来都是那么觉得,只是当时都觉得有些困倦了,王杰希在黄少天这难得的浅吟低唱里倒是放松了不少,然后难得自在又放肆拿胳膊肘戳了戳身旁靠在沙发上的喻文州。


   “黄少天这是恋爱了,还是失恋了。”


   喻文州笑着摇了摇头说哪能啊,后来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说不定正恋着哪家的姑娘,我这做队长的总不好干涉私事儿啊。”


   王杰希摇了摇头说:“同样做队长,我还是怕柳非万一搞对象遇人不淑,那时候我还是得干涉一下。”


   喻文州侧头看他一眼,学着他的模样拿腔拿调地说着京腔:“还是您操心。”


 


 


   回到广州的时候黄少天收到了今年生日的第一份礼物,王杰希和喻文州买的一台新的手机,128G超大内存,保证了黄少天一切无聊需求。黄少天跑到喻文州房间里拿着新手机给王杰希打电话说,队长平时关照我也就算了,王大眼儿你说你,你和队长年薪百万加起来还年过半百我生日就送台手机这是多好意思。喻文州站在窗台一旁玩着笔筒,温柔的催促他快点结束垃圾话去休息室,队友们还等着一起庆祝,早已经给你挖好了坑。


 


 


   手机里的系统自带音乐只有一首祝你生日快乐,是最最普通的童声版本,黄少天在后来下载了许多歌进去,充实的就如同他原来手机的播放列表,这一首歌他从没有打开过,也从没有删除过。


 


 
 
 
 
 
 


END


*同为狮子座我真的是好喜欢少天啊,觉得他应该是会被认可也会被宠爱着的类型,但是并不是恃宠而骄的矫揉,是因为他强大,他愿意在需要他的时候挺身而出,他果断,但是有烟火气也有人情味。


他是一个普通人,会因为比赛的输赢左右自己的情绪,真实而又不乏味,如果时代允许,应该是极具责任感的干城之具。他可以是任何一个故事中的主角,他可以从出生就接受着他人的拥趸爱戴,也可以去磨练里淬烧,他都可以做到,同样他也可以是一个故事中的配角,这样一个故事有了他才会丰满而完整,我们知道他都可以做到。


借IWGP的一句话,无论何时,都带着小小的炸弹而行。

评论

热度(6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