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鸟飞绝

《Young Blood》

锤炒粉:

·私设非常多


·亲妈Field全开


·扯淡粮食


1.


每年的新秀挑战赛报名阶段,联盟官方都会把申请表发给各队的队长。想要在挑战赛出场的新秀们会填好自己的情况和想要挑战的对手,各队队长再将表格提交给联盟,最终由联盟敲定挑战赛的人选。


自第八赛季以来,受乔一帆、孙翔等等完全无视新秀挑战赛表演传统的新秀,和再次被车轮战的叶修影响,新秀挑战赛也收起了浮夸的风气,一改往日的作秀为主,开始变成了一个真正让新秀展示风采的舞台。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高英杰在战队FTP服务器里看到了新秀挑战赛的报名表。


他当年是被王杰希逼着填了表交了上去。但说是逼迫并不准确,高英杰的潜意识里很想有个能让他发挥的舞台,但生性的腼腆羞涩让他难于启齿。所以那个有独特相人技巧的魔术师就拉着他在全明星的舞台上打了场单人赛,也让他一战成名。


所以当高英杰看到报名表的时候,忽然想问问自己一位新朋友的打算。


于是他打通了电话,九声之后,终于有人接听。


“你好。”虽然是朋友,但还不是特别熟,所以高英杰用了最常规的开场方式。


“你也好呀~这里是嘉世心里咨询专线,抑郁症请按一,强迫症请按二,狂躁症请按三,不孕不育请亲来我处,由知名专家闻大夫亲自出诊~”


“哈哈,”高英杰笑道:“闻理啊。”


“晚上好高队!”接电话的是嘉世副队长闻理,“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啊?”


“我找邱非。”


“队长加训呢。”


“那我晚点打来?”


“不用不用,”闻理似乎是探头去看了看,“一会儿就结束了,我先陪您唠十块钱的。”


高英杰又笑。


夏仲天刚刚保下嘉世的时候,外界评价过新东家接下的嘉世只有两处最重要,一个是前途无可限量的少年选手邱非,一个是荣耀不再的嘉王朝公会。可是现在,似乎还要在其中加上一样。


那就是留下的训练营学员。


闻理就是其中之一,他高一加入了嘉世训练营,职业神枪手。不过闻理并不是因为崇拜周泽楷而选择的职业,作为第九区的老玩家,所有的职业他都有可以进入神之领域的帐号,在正式决定参加训练营的选拔赛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深思熟虑,他才选择了自己最喜欢,同时也是最擅长的职业——神枪。


没错,最喜欢、最擅长。


我们不能否认,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生来特立独行。


闻理是其中之一。


他用着连业余玩家都会鄙视的单枪打法,一路从挑战赛杀上来,直到在职业联赛中正式出道。而后,他依然用着联盟中从未出现过的单枪神枪手,挑战一众顶尖大神。


电竞周刊曾对同为神枪手的周泽楷进行过一段关于闻理的采访。


“周队,身为联盟中最强,可能也是世界最强的神枪选手,你对闻理的单枪流有什么看法?”


周泽楷进行了例行的30秒思考。


“还好啊。”他答道。


标准的周泽楷式回答。


“身为职业选手却选择一种不太需要操作的打法,闻理是单纯地想博人眼球,还是说他的实力比较单薄呢?”


周泽楷再次进行了长达40秒的思考,之后他无辜地说了一句。


“我不知道啊。”


见证了整个采访过程的江波涛终于决定前去解救被斩杀的记者,一众轮回队员捂嘴的捂嘴、咬牙的咬牙,才没在记者和摄影的面前笑出声来。


 


2.


邱非在十五分钟后接了电话。


“英杰。”话筒传来了少年稳重的声音。


“又加练了?”


“嗯。”


邱非并不是毫无目的地在加练,事实上,他正面对着绝大部分新人都必须要面对的新秀墙。与当年同样经历新秀墙的高英杰不同,邱非身边并没有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将为他保驾护航。所以他只能用那个最笨、最土,但同时也是最有效,被无数与他同样处境的新人证明过可行的办法。


那就是拼命地训练,并且建立绝对的自信。


事实上邱非最近的表现已经有了起色,他找到了对抗顶尖选手所需要的节奏,接下来需要的,只是更多的临阵经验。虽然在遇到强队场次里,被打个10-0已经稀松平常,但在面对实力相近的对手时,嘉世真的很少让人失望。


对于大多数嘉世的粉丝来说,这支从绝境重生,仅由训练营选手组成的队伍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邱非,你有参加新秀挑战赛的打算吗?”


“没有。”


拒绝得真干脆,高英杰想。


“今天一共接到三个问挑战赛的电话了,”邱非说道:“小卢的,孙翔前辈的,还有你的。”


“都是问你参不参加吗?”高英杰问道。


“没,小卢打电话来说喻队可以接受闻理的挑战,”闻理最崇拜的选手是喻文州,这是整个联盟都知道的事情,“孙翔前辈说不介意我挑战他,但是我确实没有挑战任何人的打算。”


高英杰几乎都可以想象到孙翔故作帅气下那一脸失望的表情。


“哈哈哈,”他忍不住笑道:“孙翔前辈一定很伤心。”


“听起来还好,”邱非说:“可能是有点失望吧,不过闻理已经提交申请了。”


“他是要挑战喻队吗?”


“应该不是,他说要挑战同为神枪的职业。”


“周队吗?”


“这他倒是没说,不过有可能吧。”


“那到时候练习喽。”


“嗯,好。”


挂掉电话,邱非揉了揉酸痛的手腕。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训练室只有他和闻理。战队只要求训练到晚上八点,但所有的队员都会留下进行三个小时的加练。作为一支刚刚重回联盟的队伍,这是想在联盟留住而必须付出的小小代价。


但就职业选手的标准而言,邱非还是训练得太拼命了。


上个月非比赛日每天十五个小时的训练强度,被夏仲天的女朋友,也是现在嘉世的老板娘果断叫停。经过了一阵讨价还价,邱非才妥协到只训练十二个小时,和闻理增加一个小时的战术讨论,一个小时的时间用去锻炼,剩下的都去睡觉长身体。


毕竟竞技游戏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种体力活。


3.


闻理看着正收拾东西的队长那还略显单薄的背影,叹了口气。


如果说周泽楷给轮回的是无论外界怎么赞誉都保有一颗平常心的淡定,那邱非给嘉世的,就是无论怎样的绝境也要奋战到底的勇气。


自建队以来无数次的失利,同联盟顶尖队伍的巨大实力差距也曾让闻理彷徨。他们只是一支顶着曾经豪门名字的全新队伍,没有人出战过职业联赛。在与兴欣的第一轮比赛里,虽然赛前身为兴欣队长的苏沐橙对新嘉世的鼓励让他们有些欣喜,但随后的10-0几乎把他们刚刚开始雀跃的心打落谷底。


这就是职业联赛与挑战赛的差距。


可邱非没什么失落的情绪。


他带着闻理参加了他们第一场正式的记者会,回答了记者们的问题。


“和职业队伍之间有着巨大的实力差,输掉比赛在意料之中。”


听起来理所当然,但实际上并不好接受。


邱非不是第一次做出这样的事情。


叶修离队,曾经斗神的接班人变成了孙翔,看似没有出头之日的邱非没什么反应,他依旧是全训练营里训练得最努力、考核成绩最好的那个人。被选上打挑战赛大名单的他没什么欣喜,嘉世出局之后他没什么失望,甚至叶修来嘉世,陶轩把沐雨橙风以当年的价格卖给兴欣时,邱非依然只是如同往日一样,去训练室进行训练。


他一直心无旁骛得恐怖,可怕地管理着自己、管理着时间。


看着这样的邱非,闻理也想去做些事。


所以他接过了指挥的位子,稚嫩地开始调动起全队的配合,从最简单的复盘学起,还好嘉世留有叶修当年分析比赛的文档,他可以先照葫芦画瓢。闻理一向活泼开朗,他初中毕业没有升学,为了给补贴家用去网吧给工作室当了代练,练就了一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好口才,连魏琛都夸奖他‘好小子,会聊天’,所以在对付媒体上也算是中规中矩,偶有亮眼的表现。


在邱非的感染下,全队努力练习。与联盟其他队伍不同,嘉世没有特别严明的上下之分,每次开讨论会都是大家畅所欲言,总是能发现一些独到的细节。


一支队伍,只要团结加努力,总会有出头的一天。


嘉世就在用行动印证着这一点。


荣耀爱好者们看到了嘉世的努力和反思,坚守的嘉世粉丝们看到了这支队伍的未来。一支由训练营选手组成的队伍,奇葩的风格、奇葩的打法,杂技一般灵活多变又让人惊掉下巴的新奇战术,和一位能镇住全队、并且对胜利极度渴望的队长。


这些家伙需要的仅仅是更多的时间而已。


一年内最后的一场比赛,嘉世对阵虚空。千里迢迢赶到X市的嘉世粉丝们,在现场拉起了横幅,上面写着一句标语。


比起你们曾经的荣誉,更爱你们的血性和勇气。


4.


第十一赛季的全明星赛在神奇主场M市进行。


M市位属北方,散发着灼热气息的暖气在第一天就勾走了好些队员的魂魄。


“啊~啊~”


闻理一边趴在地板上享受着地热的暖气,一边发出谜一般的呻吟。


邱非瞥了他一眼,说:“起来。”


“不,我不起。”


“听话。”邱非表示了一下耐心。


“不要。”


之后的情景由于过于血腥,略去不谈。


高英杰来找邱非,敲开门后,透过门缝看到趴在地板上的闻理,俨然一副已经没了气儿的样子。


“他怎么了?”高英杰惊恐地说。


“演戏呢。”邱非从衣架上拿下大衣穿在身上,“不用管他。”


地板上的闻理再次发出谜一样的呻吟。


“明天有新秀挑战赛,你做一下准备。”邱非对地上的闻理说,说完,他就走出了房间,关上了门。


高英杰算是邱非在职业圈第一个年龄相仿的朋友。


季后赛对轮回的一波反击显然是让高英杰打出了自信,这名享誉已久的天才终于决定尝试抛开自己羞涩内向的一面。他和微草的一些队员自费前往苏黎世,在承担免费陪练责任的同时也见识到了更加广大的世界。第十一赛季开始之后,所有人都发现,微草曾经那个连新秀挑战赛都不敢大声说话的天才突然变得开朗稳重起来。


高英杰自己要求擂台赛第一个出战,连穿两人,以30%的血量和邱非打了一局。赛后觉得不过瘾,趁着散场的时候去找了邱非。


当时的嘉世全队狐疑地看着高英杰要走了自家队长的手机号码。


不得不说,高英杰当时的心态也是忐忑的。他也算是平生第一次主动接触其他队伍的队员,完全不清楚对方吃不吃他这一套。


幸运的是,作为试手,邱非还是给了面子。


两个人拿各自的账号卡打了几盘,觉得不过瘾,又上了各自的小号,在修正场打了两个小时。转眼一看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一点,高英杰就带着邱非去了离微草20分钟路程的一家非主流烧烤店,老板是微草粉丝,看高英杰带人过来特意下厨炒了几个菜。两个人要了一盘麻婆豆腐、一盘白菜木耳、三十串羊肉、四串鸡翅和两大碗米饭。


很多看着高冷的人都很好接触,邱非就是其中一个。


两个人按部就班地建立着友谊,从互相吐槽赛程,到吐槽客场的天气,最终,到了可以互相称对方为好朋友的阶段。


那一天,神之领域的一个战斗法师和一个魔道学者,用一百二十个金币提交了一份2V2的竞技场队伍申请。


在很久的一段时间内,高英杰和邱非这休闲用的22组合将是天梯的噩梦。


队伍名叫微猛先生。


5.


新秀挑战赛,闻理第三个上场。


联盟要求每个队伍都要出席全明星赛,邱非坐在嘉世的区域里,脑中却在想着他们新训练的一种打法。


邱非就是这样,荣耀似乎已经占领了他的生活。吃饭的时候他想荣耀,走路的时候他想荣耀,甚至在睡梦中,也会梦到有关荣耀的比赛。


闻理笑话他这是人癌晚期,应该眉毛以下截肢,被邱非在训练里暴打教育了。


邱非一直觉得自己这个副队长哪儿都好,心态啊努力啊天分啊都没得说。


就是偶尔太欠揍。


闻理大大方方地上场,和主持人拉了几句家常。表现得体,没给嘉世丢脸。


“那么小闻,你想挑战哪位选手呢?”


“我想挑战的,也是一名枪系选手。”


场内一片欢呼声,镜头拉进闻理。


嘉世和轮回做得不远,邱非能看到轮回队员的一举一动。他看见孙翔还在玩着手机,听到‘枪系’两字的周泽楷眼睛一亮,开始整理自己的衣领和衣角。


“他就是——郭少前辈!”


邱非看着周泽楷停下了手,一副惊讶的表情,接着那副惊讶就转为淡淡的失落。江波涛体贴地拍了怕他的肩膀,孙翔更甚,直接和周泽楷咬起耳朵来。


而喜出望外的郭少一步三个高地蹦到了舞台上,和闻理亲切寒暄了几句之后就进入了选手间。


邱非抬头看向大屏幕,直觉派VS单枪流,两个人又都是话痨,这一定会是一场既精彩又有趣的比赛。


这时候突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他回头,发现是高英杰。


高英杰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微草摸了过来,全明星赛上选手在队伍之间的走动极为常见,再加上全场此时正专注于郭少与闻理的逗比心理战,自然是没精力注意他和邱非这边。


“你来了啊。”


“给你送点东西。”


高英杰塞了他两个盒子和一包邦迪。


“这是干什么?”邱非不解。


“你这个手,”高英杰用手指轻轻划了邱非右手虎口,疼得邱非一哆嗦,“好歹也关心一下吃饭的家伙。”


“嗯。”


“从我们队医那里拿来的药,还有给你买的手霜,先用创可贴把伤口都贴上吧。”


高英杰等邱非好好贴上了所有因为训练而裂开的口子才离开。很少有人会对邱非这么管东管西,他在感激的同时,也稍微感到了一些落寞。


他原本可能会作为嘉世的新人在第十赛季出道,他同样会用战斗法师,大众对他的定位是斗神的接班人。他会一步一步地走进那个身影,直到自己的实力能够配得上斗神的名号。


可是他现在坐在嘉世的选手席里,穿着写有他名字的队服。嘉世已不再是那个满载荣誉的豪门,而他是嘉世的队长。


邱非留在嘉世不仅仅是因为对队伍的感情,也不仅仅是因为想要去当队伍的核心。


他只是觉得不该这么结束,无论是他,还是嘉世。


他向来是个很固执的人。


5.5


新秀挑战赛圆满结束,郭少和闻理为观众们带来了非常精彩,同时也非常搞笑的一战。闻理算是某种意义上的一战成名,他正和郭少接受着电竞周刊的专访。邱非走得晚,在选手通道里遇到了专门负责嘉世新闻的记者。


“邱队,手上的这些——不会是训练练出来的吧?”记者半开玩笑地问。


“差不多。”邱非模棱两可地答道,并没有留下进一步交流的空间。


记者知趣地和他道了别,邱非没坐战队的大巴,他和领队说他想散散心,如果闻理的采访结束得早的话,就让其他队员先回去。


他走到了附近的一座天桥上,看着桥下车水马龙。


他知道嘉世实力不济,没了训练营意味着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有他们能成为嘉世的战力。


他还知道保级很难,而只有保级才能让这支俱乐部继续活下去。


他同样知道身为嘉世最强的选手,自己的实力离顶尖大神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他不知道一段时间后,他将交到许多年龄相仿、也同为职业选手的朋友。


他还不知道两年之后,他将成为联盟里几个最让人觉得可怕的对手之一。


他同样不知道,在嘉世第一次进入季后赛的那个赛季里,他将带领队伍上演奇迹。


现在的人们只当他是衰落豪门的一位年轻队长,斗神曾经的接班人,一个很优秀,但还不足够优秀的战斗法师。


但不久之后,这些名头都会被人们遗忘。


那时的人们只称他为暴君。


 


-FIN


注:‘比起你们曾经的荣誉,更爱你们的血性和勇气’为DOTA2 The International 4比赛的宣传词



评论

热度(1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