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鸟飞绝

【新年礼包之二】晴朗天

锤炒粉:

·王杰希 喻文州 黄少天粮食友情向


·私设多 OOC


·差点忘了 汽泡纸梗与防火墙梗来自 @江別鶴(想當個好人)  三倍速红有鹤挥手我前进


1.


B市的天是晴朗的天,G市的人民好喜欢。


喻文州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右肘搁在车门上支着头,闭目养神。和他同来的黄少天二大爷似的脱了鞋,盘腿坐在车后座上。


“贱人,醒了没?”黄少天喜滋滋地说。


这句话不是针对副驾驶的喻文州,也不是针对主驾驶的王杰希。


电话里幽幽地传来了李轩的声音。


“醒了,”觉得不够,虚空的队长又加了句:“你妹,黄电报。”


感人肺腑,情真意切。


“我和喻文州刚下飞机王杰希来接我们了,他说他家三居室正好有两张床一张沙发而且环境优美还有宠物,所以我俩就打算住他家不住酒店了。你怎么样啊挺好的吧总局发的邀请收到了吧,赶紧收拾东西过来可别迟到了我跟你说,你迟到了纯粹就是给四期丢人你知道不知道。”


联盟的老油条们都有自动过滤黄少天发电报的能力,李轩也不例外。左耳朵进右耳朵出,重点一条没落,多余的一句没听。


“挺好的,下周过去。”


“那就这么说定了啊,你机票定下来之后给我个消息我过去接你,啊首都机场挺方便的你还是自己过来吧。过来之后再给我打电话我带你去开会,省得你迷路在繁华的帝都哭天抢地我还得去妇女救助站接你。”


李轩叹了口气。


不要轻易反驳黄少天,这是公认的真理。


“嗯,行。”


“哎呀我们到了,忙活了一早上还没吃早饭呢正好早饭中午饭一起吃。先不跟你聊天了啊你寂寞的话给我留言就行。听到了吗就先到这儿了你也别忘了吃饭哦。”


“好,再见,黄电报员。”


“再见,贱轩。”


黄少天锁上手机,兴致勃勃地坐在后座看王杰希把车倒进车库里。喻文州结束了闭目养神,睁开眼睛,瞬间就被黄少天确定成了说话对象。


“队长,”黄少天和喻文州说话的时候,会自如地在正常和话痨形态之间进行切换,“醒了啊?”


“没睡着。”喻文州知道黄少天是聪明人,退一万步说,黄少天是丝毫不会为自己的聒噪影响到他而羞愧的。


“和我打个赌啊?”


“赌什么?”


“赌王杰希听没听我说话。”


“好啊。”


“你赌听到了?”


“我赌没听到。”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你这人一点意思都没有。”


喻文州也不惯着他,“这么简单的事情,就不要质疑我的智商。”


“你说你这么不给队员留面子,是一个优秀的队长应该做的事吗?你看看人家,对待队员如同春风般的温暖,任劳任怨不怕苦不怕累,精诚奋进勇攀高峰,连续三年蝉联联盟最佳操心人的光荣称号,是吧,王杰希?”


一脚刹车下去,王杰希拉手刹、开后备箱。


“喂喂,王杰希!问你话呢!”


微草的魔术师看向副驾驶,“他刚才说什么了?”


喻文州一笑。


如果是联盟里其他选手对黄少天是开了过滤器的话。


那王杰希开的,就是防火墙。


2.


打发喻文州和黄少天拎行李上了楼,王杰希漫步在小区里。


他住在小区的东北角,要去小区的西南角。


小区西南角十二楼三号门。


王杰希在单元前按了门铃,所以上楼的时候门已经开了。王杰希拉开防盗门,立马就被一只体形庞大的生物扑了个正着。


他按住那只晃动着的脑袋,“好久不见啊,饺子。”


名为饺子的拉布拉多犬乖巧地松开爪子蹦下地,在他脚边不住转悠。


王杰希蹲下来摸摸饺子的脑袋,正看着王杰希的布偶猫怯生生地凑了过来。


“你也好久不见啊,汤圆。”


被王杰希挠着下巴,名为汤圆的白毛布偶发出幸福的呜噜声。


厨房的流水声停下,洗完碗的杨聪擦了擦手走出厨房。


“回来了啊。”他冲着王杰希招呼道。


“嗯,你爸妈呢?”


“上班去了啊,又不像我还有个暑假。”杨聪解下围裙。


“它没给你添麻烦吧。”


“什么麻烦,又不是第一次来我家,”杨聪转身,冲着书房喊道:“接你的人来了,快出来吧!”


只听“咣当”一声。


一只肥得像球的狸花出现在书房门口,慢悠悠地向王杰希走来。


“罐子挺乖的,不闹人,也不搞破坏,老在书架上呆着,一呆能呆一天。”杨聪摸摸罐子的头,罐子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美丽的汤圆走上去蹭罐子的头,罐子依旧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整个一猫中柳下惠,坐怀不乱。


“过几天要开会了?”


“嗯,名单都定了。”


王杰希向来不打擦边球,杨聪也是心胸广博。


搁在别人身上能活活闹上四个月的话题,在这俩之间,轻描淡写地过去了。


“听说外国妞都挺凶残的,你注意着点。”


“嗯。”长得一般还有双大小眼,却在女粉丝中人气居高不下的王杰希点了点头。


“真要不行的话,记着做好准备,弄出人命来就不好了。”


“……”


“用不用我帮你弄点,你要岡本还是杰士邦?”


看着杨聪诚恳的表情,王杰希不由得想起他还在训练营时候的事。


现在的选手提起杨聪,多半说他‘认真负责’、‘好人’、‘责任心强’,连战术风格也会形容他稳重大方。


现役选手里面,可能只有王杰希尝过,第六人出场结果被埋伏在出生点的杨聪直接舍命一击带走的经历。


可能是杨聪长相和性格过于正直,无论用什么战术,在别人眼里都是堂堂之兵。


“杨聪啊,”王杰希说,“我发现,自从白庶来了之后,我来拿个猫,都能捡到你两斤节操。”


3.


黄少天躺在王杰希家的沙发上。


王杰希家是典型的三室一厅,他不像杨聪,父母并不在B市工作,但这间三居室的装修可是王妈一手包办的。


室内设计师出身的王妈把这个家装得充满了生活的气息。


木地板、皮沙发、透明的厨房拉门,正门对着照片墙,挂满了王杰希从出道开始到现在的各种照片。


黄少天看照片看了十分钟。


“队长!”他冲着正在厨房忙活的喻文州喊道:“我已经想好怎么让王杰希吃一大亏了,你瞧好吧!”


喻文州洗土豆呢,没理他。


敲门声想起,黄少深吸一口气,做好了战斗准备。


门开了。


最先蹦进眼帘的,却是一只猫。


“喵~”罐子走着猫步进了屋子,舒服地叫了一声。


其实罐子长得挺好看,眼睛大,花纹干净。


虽然胖,但是瑕不掩瑜。


黄少天就那么盯着罐子,足足盯了十秒。


“艾玛王杰希这就是你家猫吗真是太萌了太萌了!”


王杰希正在换鞋,抬头,正看黄少天和罐子大眼瞪小眼。


“你刚才那话,一股山东海蛎子的味儿。”


“胡说,我可是正正宗宗的广东人。”


“那你怎么还有山东口音?”


“跟李轩认识久了,被他传染了。”


和一个西安人认识久了,被传染了山东的口音。


王杰希无语。


“老王啊,”黄少天一把将罐子抄起,抱着它上了沙发,“你这猫是个小嫚儿,还是个小日儿?”


王杰希叹了口气。


“你广东青岛的吧。”


黄少天虽然话痨,但有些时候还是话少的。


比如现在。


罐子被他举着,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剑圣大大。


“哎呀哎呀真是太萌了呀,”黄少天又亲了罐子一口,“美中不足就是太胖,王杰希你说你也不出去遛遛带它做做运动,你看你看,这么一抻——”黄少天两手把罐子举给王杰希看,“跟一海参似的。”


王杰希没说话。


“胖海参,营养过剩还泡大劲儿了。”


王杰希依旧没说话。


“肥罐子,诶,说你呢,肥海参。”


黄少天把罐子放在自己胸口上,罐子蔑视地看着它。


“哎哟你还不服是吧不服是吧!”


黄少天作势要按罐子脑袋。


就被罐子以闪电般的速度用爪子糊了一脸。


当然,没露指甲。


人猫大战中过于凄惨凌厉的嚎叫还是成功叫出了喻文州。


蓝雨队长绑着围裙,手里还拿着炒勺。


“怎么了?”


“队长!”黄少天伸出一只手,整个脸被罐子趴着根本看不清东西,“救我啊!”


“连只猫都打不过。”


“我靠喻文州我告诉你这是我怕给他打坏赔王杰希钱,我要是动真格的——罐子你松手,你松不松手!我数到三,一、二——”


王杰希坐在一边的单沙发里翘着二郎腿看电视。


喻文州见状,转身回去做饭。


阳光明媚的中午。


屋子里回荡着黄少天的惨叫声。


4.


喻文州是被叫来开会的,黄少天纯属跟着来凑热闹。


中午酒足饭饱,黄少天留下来看家玩罐子。王杰希开着车,带着喻文州,堵在B市夏日拥挤的二环上。


“韩队拒绝了邀请?”喻文州惊讶地问道,作为联盟里少数靠谱的老资格,他和王杰希掌握的消息要比其他选手多出不少。


“霸图那边事情多吧。”王杰希稳稳地熄了火。


“好气魄啊,”喻文州感叹,“你那边事情怎么样,多吗?”


“有许斌,问题不大。”


“和你商量个事儿。”


“说。”


“微草有谁要去苏黎世看比赛?”


“刘小别和袁柏清都要去吧。”


“高英杰去吗?”


“去,”王杰希看向喻文州,“你要干嘛?”


“小卢非要早过去,拦不住。”


“还有你拦不住的人?”


“没想拦,”喻文州笑笑,“帮个忙,一起带过去,也让他俩交个朋友。”


“你怎么跟个老妈子似的。”


“彼此彼此啦。”


眼见着喻文州又要操起广普,王杰希机智地停止了话题。


世界电子竞技大会来了会长,联盟主席冯宪君作陪。


宾主双方进行了深入亲切地会谈,广泛交流意见,增进了双方的了解。


世界电子竞技大会会长对王杰希和喻文州十分满意,表示期待中国队在世界舞台上的表现。


送走会长后,喻文州擦了把头上的汗。


冯宪君带着手下两员大将去了办公室。


“小王啊,”冯宪君给王杰希倒了杯茶,“小韩不来,那队长这个职务,就麻烦你了?”


这是个疑问句。


王杰希虽然长得一般,但是能力强、情商高,虽然外表高冷,内心却是一团火热,责任心还强。作为成年人,冯宪君非常欣赏他。


“主席。”王杰希抬起头。


冯宪君端正坐姿,准备迎接一轮暴风骤雨般的就职宣言。


“空调能不能开大点,”王杰希指指坐在身旁的喻文州,“你看把他给热的。”


喻文州擦了一把汗,笑了笑道:“麻烦主席了。”


于是冯宪君拿起遥控器,从23度调到了18度。


“那,小王你——”


“我拒绝。”


“哈?”冯宪君瞪大了眼睛。


“我年纪大了,精力不足。”


王杰希说得非常诚恳。


“啊,那……那……”


“我推荐喻文州。”


说完,王杰希重重在喻文州背后拍了一掌。


差点把喻文州胃里的乌龙茶拍出来。


5.


“你怎么拒绝了?”


“心累。”


王杰希和喻文州站在树荫下,车已经被晒得如同烤面包机,王杰希开了空调,正在等温度降下来。


“真的假的。”


“懒得当。”王杰希抻了个懒腰,“比起统帅,我更享受当大将的感觉,你又不是不知道。”


喻文州一直在笑。


“嗯,感谢王队给了我这次机会。”


“这算是你指挥过的最强的队伍了吧,好好表现。”


“定不负所托。”


这话说得带点粤剧的腔调。


喻文州很高兴,王杰希能感觉出来。


蓝雨的队长打电话叫了蓝雨的副队长,三个人一起去了微草楼下的炸酱面馆。


三碗炸酱面,三个凉菜。


喻文州非常开心。


见状,黄少天捅了捅王杰希,耳语道:“他是不是喝茶了。”


王杰希回答:“喝了一点,乌龙。”


“完,”黄少天一拍大腿,“完!”


有些人喝酒会耍酒疯。


有些人喝了咖啡会情绪激动。


而喻文州,身为一支队伍的队长,无论他平时表现得多么轻松,他自身承受的压力,还是要超出很多人的想象。


作为荣耀职业选手,喻文州并不喝酒。


但他每次喝完茶,都会很闹人。


茶足饭饱,已经接近九点。


回去的路上,喻文州开始了久违的诗朗诵。


“盛夏六月,芒种夏至。宜订盟,宜纳采,宜开疆拓土,宜征战四方!”


开车的王杰希问:“他没事儿吧。”


“没事儿,”后座的黄少天答:“压力大,茶多酚喝多了又高兴,发泄发泄就好了。”


到地方下了车,王杰希黄少天一左一右地扶着,生怕喻文州奔到路灯那里抱着路灯杆就不松手。


“高歌振林木,大笑喧雷霆!落笔洒篆文,崩云使人惊!”


文化人喻文州热情洋溢的诗朗诵,赢得了路人的各种注意。


“太丢人了,”进了屋脱了鞋,黄少天还觉得没发泄完情绪,于是重复道:“太丢人了。”


喻文州坐在沙发上出神。


“诶,王杰希,你家有没有快递里面那种东西?”


“什么?”


“可以捏的那个纸。”


“有,抽屉里。”


于是黄少天拿了泡泡纸,甩给了喻文州。


喻文州接过纸以后,一言不发地捏了起来。


“多大人了,一点都不省心。”黄少天吐槽着,泡泡纸上有灰,他打算去洗个手。


“你别去洗手间。”


“干嘛,连手都不让洗啊——卧槽!”


黄少天一声尖叫。


洗手池里占满了谜一样的黑色物体。


被吵醒的罐子睁开眼睛,给了黄少天一个鄙夷的眼神。


接着埋头又睡。


“都说了,叫你别进去。”王杰希探了个头,“它夏天喜欢睡洗手池里。”


5.5


喻文州坐在沙发上捏泡泡纸。


黄少天捧着铁盒子吃曲奇。


王杰希在看电视剧。


“喂,王杰希。”黄少天咽下满嘴的曲奇渣滓,嘟嘟囔囔地说。


“干嘛?”


“你是不是有想法?”


“……”


“我靠你说话!”


“有。”


黄少天摆出一副‘算你识相’的表情,他走到王杰希面前,坐在沙发扶手上,分了王杰希几个曲奇。


“这回你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出事儿有我给你兜着。”


“不是你们队吊车尾的都能吊打我了?”


“你妹王杰希你这个人能不能不这么记仇,这都八百多年前的事儿了还啰嗦个没完没了没完没了。”


“哈,彼此彼此。”


“要不要打个赌?”


“和我也要打赌?”王杰希一挑眉毛。


“赌你在世界大赛上能不能大杀四方。”


“我赌能。”


黄少天一指王杰希,“你和喻文州,真是一丘之貉,臭味相投。”


“过奖,”王杰希瞥了一眼喻文州,又看了看黄少天,“跟你也是。”


--FIN

评论

热度(3833)